严守锋曾经的娘是个妓////女,没爹,或者说是太多不知道是哪一个。

严冬遇见他的时候他在坟堆边和一堆孩子打群架,被揍的满脸是血。严冬过去终结了这场以多欺少的斗争,把这个没爹没娘的小鬼带回住处,问他为什么一个人还要招惹那群大孩子。七八岁的少年皱着眉不肯和严冬对视,半晌没好气的扔出一句,“他们说我娘是婊///////子。”

“我知道她上不了台面,”他低着头使劲忍住眼泪,“可她是我娘啊。”那女人再怎么低贱,对他来说也就是个普通母亲,会给他做饭给他洗衣,心情不好骂两句,他顶嘴回去还要被打——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吗?怎么到了别人那就成了婊///////子和脏东西?


他想不通,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难过。

难道江湖威逼生活所迫都是应当的吗?难道他们这种人,是自己想要走到这条路上去的吗?

如果能生在锦绣丛里,谁又愿意在淤泥里摸爬滚打的长大呢?


后来他在严宅遇见了杨墨理,提及这个话题的时候对方给了他一个极其不屑的笑。


“淤泥怎么了?”杨墨理漫不经心的在擦他那把玄色的长刀,抬起眼睛来看看已经长高不少的少年人:“泊渊给你取了什么名字?严守锋……是吧,他说了算,我没意见。”


“江湖之大,人人都是困兽在笼。淤泥蔽日是常事,但只要手里还有刀,就破开淤泥也要爬出去。”这两年已然沉稳许多的刺客站起身来,刀锋一闪,堪堪擦过桌脚,停在严守锋鼻前:“小鬼,淤泥只能淹死矮子,爬的出去的都还活着呢。”

“他给你取的名字是守锋……刀锋的锋。”







————————-

严小朋友人设在上一条

睡辽,对故事有评论就评论一下,没有就不用啦。

评论劳烦不要越界,oc设定我说了算


评论(13)
热度(829)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