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雁于飞,肃肃其羽。

因为今天早上的光太合适了忍不住再咔嚓一张,我晚上回来就没了。゜(ノ)´Д'(ヾ)゜。゜


以及昨晚这张下面的几个问题:

勾线笔是樱花的0.3,笔铅是b的

龙用的颜料是绘墨的青黑+茶黑,混了古彩的群青和赭石,还有一点点矿物青金石(♡´◡` 人´◡` *)

+


+

 | 鸿雁不传·春酒 |

“我哪舍得你做亏本生意?”

“谢谢您……把他带来人世间。”


本篇出场角色#严冬/杨墨理/严却尘/燕蓁蓁/朵蓝

关于一次对饮和一些陈年旧事。


……不知道为什么条漫一篇比一篇长,这次四张真的活生生画了整整一星期TAT…肝要炸了,可怜巴巴的求个评论和推荐,真的很想听走心的感受(星星眼 

+

“若我偷得通天之力

建一座巴别到她耳底”


↑灵感是这个,虽然最后也没有画塔(我并不能想象巴别塔长啥样

好久没画这种大面积高饱和度了,一个半小时爽图!

+

整理做剧情歌的文档翻出来个以前打算画条漫最后忙忘了的脚本


墨理对着敌人说话比对上严冬本人直白多了😂



怎么这样呢崽怎么对上男朋友就不会直球了呢(?

+

+

图透怪出没


+

语出《2001:太空漫游》。


今年科幻电影选修课的时候又把它看了一遍,这两天闲来无事再次二刷,突然明白,里程碑的牛逼,牛逼就牛逼在它里面的猜测和陈述,四十年过去了依·然·适·用。


+

老年懒鸟最近get了画条漫的乐趣,但是条漫读条又有点长(′̥̥̥▵‵̥̥̥ ૂ)……

所以如果死说书的没有日更就是在画条漫!我没有偷懒哦!(抱头鼠窜


这个是最新的一篇,透一格先~

+

鸿雁于飞 肃肃其羽

+

今天公开课随手画的古风小姑娘~

后两个没上色 应弹幕要求贴一下哈哈哈哈


谢谢大家来玩!你们都超可爱的><

+

“长舌鸟,拍完没有?”

+

“待来日九州平定,看咱大雁风光年年好!”


给亲友在鸿雁里安插了一个角色

瞎涂个桌面给她玩

+

已出场的dps(? )武力值排行是

段啼乌>晏知歧>朵蓝>罗绯=杨墨理≥余枝

辅助(?)里严冬剑术挤一挤能去充当dps,柳乘月和陆疏是完全不会打架的。

罗绯杨墨理五五开,绯姐阴人手段甚至高过墨理一筹。杨墨理和余枝六四开,主要是江湖人下手比较狠(……),这个被杨同学自己吐槽成“君子剑和小人刀”,他俩比过两场,各自胜一次,然后就被杨墨理嫌弃了不过瘾再也没打过。

晏知歧很能打,不过楼主全盛时期能吊打他,后来瞎了一边眼睛估计和他差不多。朵蓝属于快准狠的刀客,年轻时候是打遍半个族的汉子无一败绩的女人(可惜死的早本来可以和绯姐勾肩搭背)


啼乌楼真是个大型流氓组织。

+

 | 鸿雁不传·天光 | 

“若我今日替他再问,你如何作答?”

“——景平愚钝,仍是不知。”


“这天下歧路仍多,天依然不会大亮。”


出场角色#晏知歧/白瑛/陆疏

在认识陆疏很久之后,晏知歧给对方讲了他徒弟的故事。

成年人的一问一答,和永远年轻的小剑客。


爆肝了,条漫仍然不是很得要领,希望大家能喜欢吧TvT能给我个评论推荐啥的就很开心了,非常期待!感谢您的阅读!

+

自从我发现我发什么关注也不一定看得见以后我就破罐子破摔了什么都敢发(。

画嗨了忘了看时间就这个点了,画原创真的好玩…… 透一个我喜欢的格(虽然后面还有两条

晏知歧其实应该是鸿雁里最适合做师长的人(性格意味上),虽然他这辈子只有一个徒弟,但他曾经是个很好的老师。


趁着没人透一下 对图有兴趣就评一下不要跟我说早睡了(顶锅盖溜了

+

晚来天欲雪


“倒是杨墨理率先伸手搭上了他的。

常年提刀握剑的手上有一层薄薄的茧,骨节修长,带着几分活气儿的温凉,在严冬手指间蹭了蹭。

他听见对方意味深长的说:‘这个冬倒也没有很冷。’”

+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咔嚓,秦寒衣的塞外日常生活。

(动作参考骑射比赛照片,有姑娘跟我说脚应该朝内,可惜那时候已经上色了,下次注意XD

bug算我的,打人不打脸!

+

江湖名帖拜上


更新增加角色照片

仅为部分角色 还会有角色出场₍ᕏ͜⁎₎


+

一些最近的杂七杂八 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暴露自己最近根本没好好画画的事实哈!



我准备改名叫限流之王,我小号又看不见自己了

最近想画杨墨理的二十年 不知道能不能拔掉这个flag

+

白雪


坑了 动作参考照片


+

没有什么人可以给你打标签然后说你低人一等。不要听,不要信,你在追逐梦想,你就是在做对的事情。

你问心无愧,所以当一个人和你跳着脚说1+1=3的时候你应该觉得同情,不用愤怒。只有低等生物才用范围区分等级高低,只有低等生物才不会尊重陌生人。

这个世界不是一叶障目并引以为荣的人说了算的,你当然可以比他们活的漂亮也活的好。


虽然以后到了想到的地方也不会事事如意,但祝画运昌隆,蹦进第一志愿🍻

+

十九

“沉默会自我繁衍。

越长时间不说话,就越难找到可说的话题。同理,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

伊维塔·泽鲁巴维尔,《房间里的大象》。


二十岁的第一天,没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画了张乱七八糟的雪景就上床看书去了,看到这个点没了睡意,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涌进脑子里来。

突然想起还没给十九岁下判词呢,对过去一年的陈词滥调型总结还没有开过——准确来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和自己对质过了。刚刚好在看《房间里的大象》,它说“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所以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来就地聊聊天。


说说过去一年,说说鸿雁和其他一些故事,单单说说十九岁也行。


十...

+

冬雁最终还是没离去

葬在生前最长情土地


年轻一点儿的陆疏。

我的板绘真是丑的我无语凝噎,罢了罢了(面条泪

+

“所以,”红衣刺客倚在窗边,手里几枚锋利暗器被他抛起又接住,眉间已经隐隐带了不耐烦。

杨墨理几乎要骂人了。他刚从杭州接了楼里新的物资回来,还没往金陵跑,就收到罗绯一纸传书支来这儿听人说陈芝麻烂谷子的爱情故事,还是个说三句忘两句的主。“你到底有没有爱过他?”

窗外寒风凛冽,年前枯死的枫树枯枝在风的间隙苟延残喘,连带着远处层叠楼阁,一派乌泱泱的大军压阵气势,沉的让人喘不过气。


他面前的人垂了垂眉眼没去看他,只是好似发呆一样的盯着桌上仍在冒烟的香炉。

杨墨理不耐烦的准备开口催,就听见这个让他头疼的雇主轻轻的说:“……我不记得了。”

“我寻思着,”那人还接了一句,“什么仇什么爱,也都不是...

+

晏知歧这个人吧,剑术又好、位置又高,他立在万目阁接近顶点的位置,年轻又锋利,不知道低头,也容不得错误

白瑛懵懂不知事,这个小徒弟死的时候他的剑仍然锋利,他却突然发现自己毫无办法,于是晏知歧终于发现有些错误是不管看客如何作想,也要一直错下去的,这是他的第一次救不得。

后来遇到陆疏,那人心里明镜似的,连自己寿数都敢算,自己替自己写催命符。晏知歧时隔年岁又遇到毫无办法的救不得,他无法接受——他这个人,温柔欠缺,委婉不得,一身是不自知的刺,可好就好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陆疏退一步他就敢进两步,他要一次次告诉对方,你活着,别人我不知道,我也不管别人,但是我想让你活着,我特别特别想让你活着。...


+

2018.1.1-2019.1.3

踩着生日的时间搞去年一些能发的图的总结,水彩板绘都有,原创同人混杂

谢谢一年的陪伴——!

我想要弹幕评论收藏(大声

+

每年生日画一次自己自设祝自己生日快乐XDD


又一年生日啦,跟对我意义最大的OC合个影,新一岁也要好好努力说他和他心上人在的江湖^^墨理设定里生日也是今天,一起过了!(喂

十九岁忙忙碌碌的,天性自由散漫的懒人也做了不少快乐的事情啦。矫情的话说不太出来了,江湖儿女要洒脱一点,就谢谢各位来到我的江湖吧。

新一岁也想讲故事——!

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二十岁!

+

陆疏扭过头来低斥了一句,那一瞬的表情竟然看的旁人怔了一怔。许是看惯了判官手看淡生死似的波澜不惊和面无表情,如今看他扬眉抬目的一个呵斥,都品得出几分少见的、能用意气风发形容的味道来。

那白衣的医者拢着颇为厚重的灰色外披,窗外竹影细细碎碎铺了他一身,他半边身形隐没在黑暗里,站得一个形销骨立、又锋利无比的影子。


陆疏开口,语气冷的快要结冰:“要他的命也得我答应,他阎王爷长本事了,敢在我这抢人了?”


+

春风不度玉门关


杨墨理的母亲朵蓝。人设 片段


“朵蓝”是我前些年去蒙古时得知的一个蒙古名字音译,意思是“草原上大朵盛开的鲜花”。杨墨理的父亲没有要求她随夫姓,所以她没有中原名字。

身上这件卡弗坦(骑射时穿的胡服)有文物原型!

+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