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祝好 空时相见

月亮的琴弦

+

今天和晏知歧亲子装(喂

发发最近的一些日常网骗照hiahiahia(用脸清粉时间

+

昨晚看完电影回来涂的个晏知歧,忘了发了补一下


约摸是他二十岁出头时候的样子吧哈哈,亲友那天跟我聊他的时候说,觉得“白瑛没了以后他突然就老了”,也不无道理。

晏知歧这人在我心里就是个撞上南墙都不晓得回头、非要求真求无愧的倔脾气,宁折不弯的修竹真的最适合他。

~怎么说呢,他好就好在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吧


+

有约不来过夜半

闲敲棋子落灯花

+

卖月沽酒

人间不过红尘去,不如摘月换酒钱!

+

“晏大人,白家已经就剩我一个了……我还能去哪里寻故人呢?”


——————————————

“瑛儿的笛,您留着吧。”过了许久,白黎才抬起头来松开他的手臂,退远两步站定。

年轻姑娘褪去平日精致钗环,只着了一身灰蓝色素裙,立在雨里仰头来看着他:“瑛儿平日,总提起您来。”她提起自己那胞弟时还带起了温和的笑意,只不过很快又被满天秋雨压了下去:“他总说,虽然晏大人严格,但您是天底下最好的师父。”

晏知歧在她几步开外,手里那只染了血的玉笛平白无故生出千斤重量,重的他几乎要拿不住。

他几近恍惚地想起某个春日夜晚他那小徒弟提的那么一问——师父,天什么时候会亮啊?

+

~涂个换药的楼主给庭。

 @椿之庭 你懂我意思吧!

+

没有信徒的神明隔着厚厚的玻璃,没办法亲吻他的爱人。

“我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见到那条蛇。”


——————

指的是伊甸园那条,差不多是个“想为您犯错”的糟糕暗喻。

这个故事早就写完了,一直没找到时间画完整,先来个没头没尾的爽一下先吧

+

留个档 有空再画

他对严冬唯一一个,正经又虔诚的要求。

+

 出场角色:时鸣/周湄

以及露了个脸并被嚼了几句舌根的杨墨理。

——————————

周湄妹儿具体的设定,有时间再说。

一个和时鸣有关的片段

(防止误会还是要说一下他跟墨理没有爱情因素,单向的也没有,不要想多👍🏻

+

如昼


————————

近日灯节,入夜金陵点长灯,四处灯影幢幢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杨墨理站在他那花了不少心思硬要把他拉出门的爱人身边,打量着严冬身上那身少见的暗红:“你怎么今日穿了这个色出来?”“雁灯节,应个景。”严冬弯了弯眼睛,伸手拽了一把同样着了一身红的小刺客:“喏,不挺配的吗?”

“……哟,狐狸在这儿存着心思呢?”杨墨理笑出声来,顺着对方入怀,盯着严冬的眼睛:“哎,人家一个个带漂亮姑娘出来逛灯节,你倒好,带个男人算什么话?”“嗯?杨大侠不是说要给我当贴身护卫,”严家少爷不为所动的把话头接了下去,“怎么说话不算数?”

“不曾。”杨墨理嘁了一声,把手里的灯笼换了个位置,看...

+

十八岁的朵蓝

————————

“怎么,你不信命吗?”

“我娘……是草原上乌玛族的人。”杨墨理漫不经心地擦着他手上那把玄色的长刀,一边抬起眼睛来看了邱玄清一眼。“她们乌玛族人信奉卡契天神,认为神明会保佑草原儿女骁勇善战、幸福安康。”他掂了掂手里的兵器,不满意似的又放下去:“可我娘最后没落得什么完满的下场。”

“我后来在中原见过不少乌玛人,提及她的名字,还有不少人知道。”红衣刺客盯着窗外,“他们说百雁刀是草原上最利的刃,可他们到底不晓得她最后连那根破红线都没斩断。”

+

雁来


————————

今日寒露~。

寒露三候,一候鸿雁来宾。


+

二十三岁

+

烂俗笑话

20191007 Mon


“那是因为你根本没弄懂那笑话。”

——格里高利《项塔兰》


我这会儿在通往学校的高铁上写这些除了引言以外全是废话、毫无逻辑的胡言乱语,而车刚刚又穿过了一片人造黑暗。

出隧道的时候瞥到窗外,对面天上两片庞大乌云两军对立互不相让,中间撕出灰白一条楚河汉界,远看如瘦龙腾空,隐入苍青群山。我盯着看了半天,直到因为角度问题龙尾也消失不见才作罢。


今早出门的时候一片金黄色的梧桐叶打着转撞上车玻璃,和车窗行短暂的贴面礼后又沉沉坠下去,消失不见了。那啪嚓一声落在耳朵里轻飘飘,听起来像念给夏天的最后一行墓志铭。

一年又这样过去大半,每年一到这个时候就好像最不知道自...

+

🌙


还债时间 给咩老师的

+

夏末的猫

(我涂着玩的没做考据 我对和服形制一无所知 

bug都怪我

+

🌧️

故鄉雲水地 歸夢不宜秋*


————————

*李商隐,《滞雨》

后面是一些过程中的随手拍

+

蝴蝶捉住少年

+

苏更墨小朋友!

唉,闷养这么多年这张脸还是百看不厌(即使顶着我的手残妆也依然(快住口


蹲卧室来个大头,过几天拉出去拍外景(๑ `▽´๑)۶ 

+

网骗本人:我

摄影:我爹


跟爹娘出去玩儿顺道给后面的鸿雁设定采风,嘿呀! (͏ ˉ ꈊ ˉ)✧˖°

+

《半截的情诗》

+

给亲友的谢公子!

+

“长剑在手 敢缚苍龙”


————————

🇨🇳

今天看完阅兵这句话一直待在脑子里我一定要画个应景的龙(靠

祝咱妈七十大寿快乐~我赶上了!

+

1个摸鱼

+

大家好我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是本人 有声音 全损音色 功放党注意

+

「睡美人」


——————————

“你好亲爱的王子,不要吻醒我。”

+

没啥 就想看他穿次圆领

衣服由杨墨理先生友情提供。


姿势有参考照片

+

画不动了!写个字玩儿


引自韦庄《庭前菊》

墨:彩时记-松风


后面是点乱七八糟的日常,今天还是挺不错的一天!

明天也要是不错的一天!要振作!(吱哇乱叫

+

“十字路口死了一只黑色飞蛾。”

“喔?看起来很像蝴蝶。”

+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