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论至此 不说也罢

折火明信片的部分打样(⁎˃ᆺ˂)!

背面还要改先不放啦~今天截止预售!


乱云歌印出来超靓必须当C位(你。

 ​​​

+

一些最近的杂七杂八 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暴露自己最近根本没好好画画的事实哈!



我准备改名叫限流之王,我小号又看不见自己了

最近想画杨墨理的二十年 不知道能不能拔掉这个flag

+

十九

“沉默会自我繁衍。

越长时间不说话,就越难找到可说的话题。同理,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

伊维塔·泽鲁巴维尔,《房间里的大象》。


二十岁的第一天,没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画了张乱七八糟的雪景就上床看书去了,看到这个点没了睡意,又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涌进脑子里来。

突然想起还没给十九岁下判词呢,对过去一年的陈词滥调型总结还没有开过——准确来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和自己对质过了。刚刚好在看《房间里的大象》,它说“事情搁置的时间越长,就越难以讨论”,所以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来就地聊聊天。


说说过去一年,说说鸿雁和其他一些故事,单单说说十九岁也行。


十...

+

2018.1.1-2019.1.3

踩着生日的时间搞去年一些能发的图的总结,水彩板绘都有,原创同人混杂

谢谢一年的陪伴——!

我想要弹幕评论收藏(大声

+

每年生日画一次自己自设祝自己生日快乐XDD


又一年生日啦,跟对我意义最大的OC合个影,新一岁也要好好努力说他和他心上人在的江湖^^墨理设定里生日也是今天,一起过了!(喂

十九岁忙忙碌碌的,天性自由散漫的懒人也做了不少快乐的事情啦。矫情的话说不太出来了,江湖儿女要洒脱一点,就谢谢各位来到我的江湖吧。

新一岁也想讲故事——!

谢谢你愿意来到我的二十岁!

+

金陵雪

+

之前开的那一波提问箱!几十个问题吧,粗略分了一下类,一些只有表白的我偷偷藏起来了,也非常感谢!


非常主观的回答,部分嘴毒并不温柔,请谨慎查收。所有答案仅代表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娱乐。

如果有反馈请评论告诉我~

图中提到的暑期书单:http://mengxiaheqing.lofter.com/post/1cf68955_efd469a8


P.S. 下一次想写的时候会发地址的,不用问我提问箱在哪了^^

+

今晚正经图没画完,送大家一个小说书鹤哈哈哈。


在江湖四处游荡的长舌鸟,手里攥着一大把八卦奇闻和剧本(?)

以后遇到不那么正经的图,我也会把这个自己放出来和墨理他们玩儿的(主要是出来吐槽他们,嗯。


P.S. 是我自设!并不参与主线剧情XD

我就去睡觉了对图没话说就不用说了不要评论我早睡晚安谢谢(。)

+

都怪宣玑

我今天中午脑子里全是男人的手(?)我们宣教一定有一双很好看的手我先舔为敬!



图文无关,就是突然想画个爪子玩,等烈火来浇我的愁=。=

+

年底了 是抖黑历史得时间了!

十年


前手绘后板绘 打鸟不打脸文明你我他 ​​​

OK再点开

+

君为梦中客,犹是枕边人。


(T_T)忍不住画了个很长的条……一共2p,后面3是我比较喜欢的几格,流量就不用往后刷了。


杨墨理中心,他的一个梦。


这个人设陪了我很久,今天这条算第一次用他的口吻来评价了一次他自己,如果能让你认识他再多一些就很开心啦!


><抱着希望期待一下走心评论……!想看感想呀就不要催我去睡觉了我就去!期待明早起来被评论淹没!

也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江湖故事!

+

诗人之死 其五

《箜篌引》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堕河而死,其奈公何!”


*一些附注

《箜篌引》出自《相和歌辞》。

子高渡河,见白发疯癫者冲入河中,疯者的妻子在后呼喊不让他渡河,可为时已晚,疯癫者已经被河水吞没了。

那女子拨弹箜篌,唱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其奈公何!”其声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


画中女性的手势是弹奏箜篌时的手势。

一·蒹葭/二·小池/三·相思/四·破阵子


+

一些肉眼的颜色


扫描稿损失色调真的很大,以后定期凑九发拍的版本XD

+

笑问客从何处来

+

“——陷我于永无翻身之日的险境。”

简媜


迷迷糊糊脑子停转

今天不太舒服没画画写个字混个更XD

+

因情缘起


画的电影那个人设

题字也是自个儿瞎写的,凑合看

小时候就很喜欢白蛇传,期待上映!

+

诗人之死 其三

《相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一·蒹葭/二·小池

+

【24:00】

君有好颜色,更敌千斤酒。


+

一些扫描件看不到的东西


清理相册| ᐕ)୨

+

诗人之死 其二

《小池》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无代指,诗句仅为灵感来源。

*其一《蒹葭》


这张试着用了用之前蹭来的手工磨的孔雀石和青金石,肉眼质感很好还有很明显的矿石细闪,可惜拍不出来……^^ |  | 


+

这套原稿被宣告死亡了,难过

转出来看看我的女孩子们,也不知道她们今天被当成废纸卖了多少钱哈。

雀楚:

鹤相欢:

[女儿状]

| 帕耳塞福涅 | 舞!舞!舞 | 克里奥帕特拉 | 照无眠 | 阿南蒂 | 少女的祈祷 |
分p图向后翻→
明天结课,我终于可以发汇总扫描版啦!应该是大一这一年画的最认真的一套作业了,虽然还是很糙(锤地。
想了想这套就叫“女儿状”吧,来自四面八方的、我喜欢的女孩儿。

工具↓↓↓
颜料:荷尔拜因蓝盒/penbbs/sailor/pilot彩墨
笔:秋宏斋秀意/一线/笔意轩流萤
纸:莫朗300g细纹
金色:鲁本斯珠光/吴竹金色set
白色高光:大部分的手动留白...

+

一声梧叶一声秋

一点芭蕉一点愁


十九岁的余枝。

+

“我在呼吸银河的碎屑,我在呼吸宇宙的病症。”

曼德尔施塔姆,《干草堆》

+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罗绯。


一些关于她:

*擅毒。

*啼乌楼杠把子之一,看起来漂亮妖艳,实则锋利而且有毒。

*喜欢着段啼乌,但可能是世界上最懂他的人之一,知道对方想做什么,所以从来没有强求过和对方在一起。

*看事情看的非常通透,是个很聪明很难搞的女人。

*除了毒外使长鞭,很能打。

*平时不这么穿,但首饰和妆容都是必不可少的——美丽亦是她的武器。


“我也有豆蔻年华想要同什么人一道看灯的日子呀。”

她的心上人

+

风流子弟曾少年 多少老死江湖前


*姿势参考照片。


是段啼乌年轻时候的样子,尚未成为楼主的时候。


附上一些零碎人设:

*啼乌楼现任楼主。

*“啼乌”不是真名。接手啼乌楼后声名鹊起,但几乎没有对外说过名字,所以传着传着江湖上就用楼名来称呼他。

*直的。直的。直的。

*年轻时——武功非常好。成为楼主后遭人暗算,左眼受重伤近盲,故现在几乎不现身于江湖。

*非常善于谋略和算计,啼乌楼在他手里越发壮大。

*使剑和暗器,剑名“报丧”,被称为不祥之器。

*知道罗绯喜欢自己,但没有出言挑破。心里装着整个天下,尽管天下并不善待他。

*把杨墨理带回了啼乌楼,对他来说是个类似于“...

+

萧萧江上苇

夏老丛已深

+

仙人剪霞掷波浅

红玉依微锦光晚


+

一蓑烟雨任平生


我心里的她……嗯,自娱自乐一下。

+

若有光


给林斜阳老师的新歌画的pv图~

已经发歌啦!点我

+

大雪满弓刀


*姿势有参考照片

+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