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论至此 不说也罢

给月亮和星星的故事会

+

繁露已成霜


 ((ᵒꈊᵒ᷅ ू‖))՞好几天没画水彩了,复健一下。

今年夏天去山里拍了好几次荷叶,却一直拖到秋天才画,拖延症真滴没救了(沉痛

扫描的时候偶然调出一个黑金色,也蛮好看,一起放一下XD

+

春天的芭蕾

+

秋风起 

“故人当归。”

+

春山尽

+

放牧群星


(星星电脑画的

+

袋中的梦想

+

ただ届かなかった声は 月まで滲んでく


+

君と行った祭りの音聞こえるよ


(烟花后期画的

+

海月のように漂うだけの昼夜


过几天要和小姑娘去看水母,提前涂个玩。

过程附在了后面,新颜彩x彩墨(提饱和度用的

+

字局十四 飛

輕盈舞殿三千女,縹緲飛天十二臺。


+

字局十三 鳳

今宵風月知誰共?聲咽琵琶槽上鳳。*


思考了半天这个遮挡关系,最终还是没舍得放弃这个带大鸟的构图=L=……

灵感来源*张先《木兰花》

其实提到凤字我第一反应是李凭箜篌引,但是箜篌太大了和这个字体结构配不上,换了一个


+

字局十二 畫

世間無限丹青手,一片傷心畫不成。


这个字儿还是繁体好发挥,做了卷轴的变形,配个年轻公子哥

感觉有可能是这一盘唯一一个男性角色(掐烟

是稿,不可使用

+

字局十一 鱼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

字局其十 雪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替非常喜欢的“雪”字儿配了个小姑娘,笔画边缘做了屋檐形状的变化,很久没画这种色调了还蛮开心的!

(ू˃o˂ ू)⁼³₌₃依然是稿子不可以使用


+

字局其九 舟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新一轮开局啦⸜(* ॑꒳ˆ * )⋆*

这次设计里打算是胶带,白底发挥空间相对有限,但是意外也有些有趣的火花~

最后印刷会是白底,是稿子所以不可以使用哦

+

窗外的春天与相框里的雪

+

所有的树都在等待着鸟

(人物设定无性别 请勿纠结这个


最近都在画教程书的图Σ_(꒪ཀ꒪」∠)…怎么感觉好久没画绿色调了

+

生蝶

+

雪屏


燕蓁蓁嫁入严家以后,画了两幅屏风。一副青绿山水送给丈夫,另一副泼墨雪景留给了还没出生的孩子。

“江南少雪……等冬儿长大了,”她这么对丈夫说,“他一定会有能力去更大的地方,也一定会见到这样的雪。”

————————

“那副雪屏放在我的书房里。”严冬笑了笑,“我开始跟着先生学习的第一天,那个房间正式对我敞开大门,我第一次见到了那一整屏的泼墨山景,还有满目纷纷扬扬的大雪。”

“父亲还没细说,我就觉得那是她留下的。”他饶有趣味的补充了一句,“那是母亲留给我的一场雪。”



+

拾海月


+

“你为什么不刺?”

“我说过了,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点映归来摸了一堆仍然没有过瘾,画张电影里我最喜欢的画面之一!三太子冲呀!!票房大卖!!

是非常优秀的国漫电影!感兴趣要去支持支持哦!

+

还巢

——————

“老乌鸦们在杭州僻了块地儿,挂名还巢居,做起了酒楼生意。”说话的人冷笑一声,“一楼酒水吃食,二楼人头买卖,他段啼乌倒是会打算。”

“谁能料到这普普通通酒楼里给你端茶倒水打算盘的都是哪号人物?道外人可不认识,”邱玄清呸了一口,恶狠狠的:“我上回去路过,门庭若市生意挺好,名震江湖的毒娘子罗绯坐在大堂打算盘记账——想想她手里那些个死都不知死在何处的人头债,真是给我笑掉大牙!”

“还巢?我呸!”中年男人又冷笑一声,“谁不知道他们啼乌楼的鸟不见血不回头,十有八九是还不了巢的?”

+

“许多年前 你有一双清澈的双眼

奔跑起来 像是一道春天的闪电”


————

今天日推出现的歌~。

是墨理最最开始的造型啦,2011年的时候第一版人设的发型和衣服,重新画一次。一直以来这个角色变化很多,觉得创作他的自己也在跟着他一起成长~

💛

+

“睡吧,娘亲陪着你。”


——————

嗨呀,涂个严府日常,燕蓁蓁还在时候的事儿。

她一定知道她的小冬天长成玉树临风君子端方的大人啦,一定会很高兴的。(•̀ϖ•́ )

+

长生

——————

“我们族里称呼她……‘百雁刀’。

“传闻里一只雁飞过神女峰顶的短短时间内,她能砍出一百刀。”

“族里没有人不知道朵蓝这个名字,也没有人不知道百雁刀……你的母亲,”异族的女人看着杨墨理,语气温和:“她是我所有朋友里最锋利的一个,你很像她。”

+

来龙续


有些龙表面上看起来狂霸酷炫,实际上心里在咆哮:

“……她亲我了!!!!!!”

+

“你要是想养你可以带回去,但你得治好它。”


——————

“陆哥,你行医路上治的第一个病人是谁呀?”

“……兔子。”正在书架前浏览医方的陆疏一顿,没回头应了一句。

“兔子?”罗绯挑起一边眉毛来,“你是说长耳朵红眼睛的那个兔子?”

“对。”已经名震江湖的判官手回过身来在女人面前坐下,面不改色的写着自己的东西,一边平淡的答她:“我那年第一次跟师父去山里采药,遇到一只伤了的兔子。”

“师父同意我把它带回去,前提是我得治好它。”陆疏头也不抬,“所以它是我的第一个病人。”

“它在那儿待了一周不到就消失了,师父跟我说它跑走了……”他想起什么似的勾起个嘲讽的笑,“我猜它应该是没被治好,...

+

天地游


预防针:执剑人物是女性。

姿势有参考照片

+

毕业时的雨和花

+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