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一点不愉快,深夜嘀咕。

是倾诉冲动关不住才付诸笔端,它们的诞生不是特意想要进贡给谁看的。我很早就在置顶说过,我是一个“忙于讨好自己”的人:画画很爽就画画,写文开心就写文,都不开心就什么也不干。

我并不在意别人对我那些拙作的不喜欢,毕竟它们在我这保质期也并不长,很多诞生完几小时后就要进垃圾桶了,没什么。但我厌烦别人的指手画脚和无端期待,因为那些东西毫无意义。

我不在意,所以毫无意义。


我并不需要除了我以外的陌生人来把几个词套在我头上跟我说,你是个什么,你要如何如何,你不能对不起谁谁谁。

我感谢一切的阅读和评论,但我不会去讨好我的观众。大家都是彼此的擦肩客,愿意交换眼神相视一笑已经很好了,谁也不是谁的附属品,为什么需要刻意讨好?

所以我不会觉得抱歉。

我没有觉得对不起谁,我一直都是在为自己发声的。

江湖客要问心无愧,相逢时才能摔酒谢天。


我能。

评论(72)
热度(1184)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