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墨理看着严冬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觉得那些不能说的东西千钧之重,和之前二十余年的风浪一起排山倒海之势卷向他,要压的他抬不起头。

严冬看着他,垂下眼来叹了口气:‘不想说的话不用说。’他朝他张开双臂,柔声道:‘过来。’


‘你从来不怎么说难过,所以你说难过,一定是真的痛苦。’他在他耳边轻不可闻的低语,也不知道怀中人听进去多少:‘你的话……我向来不问真假的。’”

评论(48)
热度(1715)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