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要是真把杨墨理领回家过年,就能在饭桌上领略到小刺客与平日的杀伐决断完全不同的局促和羞涩,筷子不知道该往哪放、酒杯空了还会举起来。那个人没有家太久了,温暖和亲情都离他太远,杨墨理一直过着刀尖舔血、风霜就酒的日子,但他确实又足够珍重他的爱人——他在严家的年夜饭上小心翼翼、不想让爱人的家人不开心和为难,看的严冬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饭后严冬打发走所有下人,翻上屋顶坐在爱人身边:“一顿饭被你吃的像鸿门宴,我是不是不该带你回来?”“什么话。”杨墨理紧张兮兮拍掉他的手,“那可都是你的家人啊,和我平时那群大老粗怎么一样?”

严冬看着他,柔声道:“他们也会是你的家人啊。”



#结课期靠脑补续命

评论(32)
热度(1065)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