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余枝带着柳乘月回了一趟余家老宅。拜过父母牌位后他们并肩坐在亭廊看月亮,余枝盯着柳乘月的侧脸看了一会,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轻叹了口气,低声说:“我以前就在想,我总有一天,能无愧余氏遗风的回来。”

“我那时候想着,我能在京城立稳脚跟,再带着心上人回来,在这个廊子里吻他。”他轻笑了一声像在嘲笑自己突如其来的煽情,抬头却撞上柳乘月极其认真的眼神。

余枝一愣,打算笑笑遮掩过去:“抱歉抱歉,又提些有的没的……乘月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柳乘月耸耸肩膀挑起眉,“你怎么还不吻我?”

评论(48)
热度(888)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