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对自己,他也是敢当刺客的。”


他在黑暗里走了很久,被某束光牵引着以为将要迎来白昼,又被那束光亲手钉死在了长夜将逝的边缘上。

那是他的第一次死亡。

严冬当然很好,他确认爱他,但在刀卷刃重生以后遇到的刀鞘,要怎么毫发无损的收刀呢?



评论(27)
热度(2491)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