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昨晚微博收到的那篇be同人往下想了想,余枝和柳乘月如果真的经历过风风雨雨以后没能白头到老,那也只能是无疾而终。

他们俩都太理智太务实了,所以柳乘月担着一肩重任不会放,余枝顶着亲戚的嘲讽和恶毒自己云淡风轻,他们都各自有各自的痛苦,而舍不得让对方承受一丝一毫。他们各自背着各自的意难平,对方想替他担一肩膀,他们俩都会是舍不得的。

余枝和柳乘月都是,“我希望你足够快乐,我的痛苦我不想让你担”的人。


我上个月完善人物性格的时候做了一方死亡的be猜想,假设柳乘月早逝,余枝会如何——他应该会带着那把琴游历山水,去一些那个人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天地给他,让他自由。如果相反,柳乘月则应该会去学一学箫吧。

他们俩和严杨那一对是不同的,严冬和杨墨理是刀锋遇上刀鞘,是如履薄冰的一场赌博,要么倾巢覆卵、要么赢回全部。余枝和柳乘月都不是会出手豪赌的赌徒,他们应该维系的东西太多,所以“放手一搏”这个词对他们俩来说……太奢侈了。

所以如果无疾而终,留给他们的会是一首错音的阳关三叠,一场无人并肩的春雨,和一些再也不会宣之于口的、关于爱情的诗句。


毕竟是从一个错误开始的故事,结局的时候西出阳关,也许就没有人再需要故人了。

评论(22)
热度(723)

© 鹤相欢 | Powered by LOFTER